天道圣祭最新章节,夏启,沂飞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天道圣祭

小说:玄幻

作者:又做梦了

简介:夏启,普通修士,斥候出身,有七情六欲。天道,世界本质,生于混沌,且无情无欲。二者看似毫不相干,但又藕断丝连,若是他们相遇,将会碰撞出怎样的火化呢?

角色:夏启,沂飞

天道圣祭

《天道圣祭》免费阅读

“迎神!”

随着奉常的一声高呼,嗤的一声,祭坛之上的蟠龙柴炉内升起焰火,祭天礼正式开始。

“行礼!”

奉常之声再起,黄袍加身、头顶王冠的夏王手中持着三束立香,步履坚定地走到昊天牌位前,双手持香于胸前,鞠身作揖行三上香礼,而后将三束立香稳稳地插在身前尺余大小的蟠龙香炉之中,祭台之上香烟袅袅。

上香之后的夏王神色如常,身形退至跪拜之位,行三跪九拜之礼后起身。

原本落在一旁的奉常上前半步,引导夏王进行盥洗。而后落在夏王身后的执事官也上前一步,向夏王呈进玉帛。

夏王接过玉帛,再次于昊天牌位前行敬献礼仪,鞠躬拜兴后又退回拜位。

“进俎!”

此为祭天第三项,奉常之声作罢,导驾官紧随夏王身后,分别走到主位、配位前陪同夏王向昊天进俎。

“初献!”

奉常宣布了祭天第四项,祭坛周围虽说有千百人,但却没有一丝嘈杂之声。

夏王音色未改,踱步至爵洗位受爵、涤爵、拭爵、进爵,而后又登坛走到酒尊所,执爵官紧随其后以爵进王,夏王再于主位前跪献爵,行三上香礼。

与此同时,立于祭坛左前方的司祝操持着洪亮之声跪读祝文,半刻之后,读毕乐起。

“亚献!”

“终献!”

亚献、终献为祭天礼的第五项、第六项,也是最终的两项,其流程与初献大相径庭。终献之后,夏王行饮福受胙礼,而后拜兴归位。

祭天礼已经礼毕,祭坛之下的夏国臣民并未离去,他们在等待着夏王宣布一件事情。

高高的祭坛之上,蟠龙旗帜立于两侧随风飞扬。

夏王龙袍飘飘,眼眸深邃,扫视着祭坛之下的夏国臣民,中气十足的洪声说道:“今日,乃是我夏国立国之日!尔等与我在此同行祭天之礼,祈求昊天眷顾夏国,盼求夏国万年!”

“夏国万年!”

祭坛之下的数千臣民也随着夏王高呼起来。

夏国都城偏东南的一座农居之中,刚刚出生的男婴哇的一声响起,像是在竭力加入这场盛大的宴席之中。

众人不曾注意,在祭台之上竖立的昊天牌位轻轻晃动,似是应了夏国所求,远在昊天牌位之上的千里高空,悄然降下了一道无形的天道之力。

这天道之力穿过云层,未曾遭受到半分阻拦,直直地没入了那名啼哭的男婴体中。

……

十八年后。

夏国北境的一条山道上,十名身着夏军盔甲的士兵正穿行其中,为首的士兵很是年轻,看他的装束应该是一名夏军的什长。

什长正是夏启,他于夏国立国之日诞生,与夏国同寿。他虽然年轻,但却已从军三年,作为夏军的前军斥候,他曾经历不少的生死考验,但每每都能死里逃生,兴许是受到了上天的眷顾。

夏启身形高大,并且矫健异常,身体素质远超普通的夏军士兵,想必这是他能屡次化险为夷的原因之一。

“隐蔽!”

似是听到前方有所动静,夏启举手示意身后的九名斥候停止前进。

夏启闭上双眼,微微侧耳,左眉上的疤痕被显露出来,他在尝试监听山道前方的情况。

在夏启身后的九名斥候跟随他已经有一年时间,对于夏启,他们信任无比,隐蔽之后,便不再有任何声响发出。

“前方百米,有八名士兵!”

夏启将自己监测到的情况告知给身后几人。

众人还没得及思考,夏启的声音突然变了,变得有些急促。

“前方五十米,敌人正向我们这里快速赶来!”

“二十米,我们被发现了,准备战斗!”

夏启话音刚落,一枚箭矢便穿过了遮挡身形的浓密树杈,飞射过来,而且很是精准,看来对方早已有所察觉。

夏启耳力惊人,在听到箭矢射出的一瞬间,便侧身翻滚,错开几个身位。

其他几人与夏启配合娴熟,在他提醒之后早就进入了战斗状态,此刻自然也都避开了箭矢。

嗡!箭矢稳稳地射在了夏启身后的一棵树干之上,剑尾在左右晃动。

“夏国斥候,这一箭滋味如何?”

山道之上,有八名穿着沂国盔甲的士兵,为首的那位问道,说话时他手里弓箭上的弓弦还在嗡嗡颤动。

沂飞是沂国前军的斥候领队,而且是一名通府一核的修士,对方的踪迹早早就被他感知到,刚才那一箭就是冲着对方领头之人去的。

虽说沂飞已经将话挑明,可树杈之后并没有任何声响。

“被发现了还不现身,真不愧是夏国的老鼠!既然如此,那就逼你们现身!”

沂飞见此,嘴角微微上扬,示意左右持弓射箭,刹那间,十数道箭矢直射向夏启他们刚才躲避的树荫,出人意料的是,并没有响起任何惨叫之声。

可就在此时,十道身影从沂飞几人身后猛地窜出,各个手里持刀,身形迅速。

噗!噗!

随着两声军刀入体的声音,沂国这边便有两名斥候瘫倒在地,连最后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

己方这里先敌人一步发现对方,但却被对方先发制人,瞬间损失两员悍将,作为领队的沂飞有些恼怒。

“弟兄们,无需留手,务必将这些夏国老鼠格杀于此!”沂飞怒目圆睁,对着左右大声吩咐。

那五名沂国士兵立马操起军刀,与夏启他们对上,刀器碰撞的声音此起彼伏。

双方都是久经沙场的士兵,沂国士兵的实力也不容小觑,若是一对一,结果还真不好说。

但夏军这边有夏启在,作为夏军的一名什长,除了丰富的行军经验,他的实力也是要比眼前的沂国士兵强上不少。

与他对上的沂国士兵虽说身形壮硕、势大力沉,但是他所有的攻势均被夏启躲开,虽是在全力拼杀,但却都如同打在棉花之上一般。

夏启几个腾挪之后,便落在大汉身后,手中的军刀竖的一砍,直接砍掉了大汉的左臂。

在鲜血与疼痛的刺激下,大汉手中的招式变的凌乱,看似勇猛,实则无用,没有一刀劈砍在夏启身上,最终被夏启一刀砍在脖颈,直愣愣地倒下。

此战开始,夏国士兵十人对战沂国士兵八人,在沂国士兵先手死掉两人的情况下,夏国这边便是十人对战沂国六人。

虽然夏启已经很快地解决了自己的对手,可局面并没有占据半分优势,因为沂国士兵中的领头之人沂飞实力斐然,片刻之间就已经斩杀夏军四人。

场面变得焦灼,若是没人限制沂飞,那么此战夏军便会损失惨重,夏启作为什长,与九人感情颇深,又怎能干看着弟兄们一个个倒下。

“老酒,这个领头的交给我,你们解决其他人!”

夏启改变了作战策略。

老酒要比夏启大上不少,算是军中的老人,作战经验丰富,有他指挥剩下几人,夏启很是放心。

“小何、大段,你们随我斩杀沂国杂碎!”

老酒虽说整个人胡子拉碴的,但做事却一点都不含糊,直接招呼几人与沂军士兵对上。

老酒清楚夏启的实力,他一个人就能顶上四五个普通人,由他出战沂飞最好不过。

“小子,你很自信,但有时候,光有自信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沂飞见夏启单独对上自己,眼神中透露出些许轻蔑。

在沂飞眼中,夏启终究只是一个稍稍强大的夏国老鼠而已,对上已经凝练出灵核的自己,他没有任何胜算。

“少废话!”

夏启对沂飞没有过多言语,厉声喝出的同时,手中的军刀也随风而至。

夏启施展的是夏军刀法,虽说是凡俗刀法,但却是最凶猛的杀人招式。

夏启左一个横劈、右一个竖砍,都被对方轻松躲过,以往屡试不爽的夏军刀法,此刻对上沂飞却没有讨到半点便宜,夏启不得不重新审视对方的实力。

轮到沂飞进攻之时,夏启有些难以招架,而且还有些难以置信。

沂飞那看似随意的挥砍,却直接将夏启逼退近十米,要知道沂飞身形薄弱,根本不像是能有如此神力的人。

“修士么?”夏启心中有了答案。

这个世界本就是凡人与修士共存的世界,凡人纵使再强,也不可能是修士的对手,夏启也深知此理。

即便知晓对方是修士,他也没有别的办法,双方立场不同,此刻能做的唯有以死相拼。

修士便是修行之士,他们与凡人最大的差别就是可以修行功法、炼化灵力,一名普通的通府境修士可以随便斩杀数位普通士兵。沂飞已经步入通府前期境界,虽说只有一核修为,但是对付夏启他们还是绰绰有余的。

沂国的士兵也就沂飞一人比较独特,其他几人在老酒他们的围攻之下早就消损殆尽,老酒他们这边完事自然也就与夏启汇合,准备合力围攻沂飞。

沂飞从一开始就没有动用全力,他有自己的高傲,身为修士,对付眼前几人,更多的时候是在玩乐。

但现在,与自己同行的同袍被对方斩杀干净,若是自己还有所保留,那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夏国的蛆虫,既然你们找死,那便下去陪我的弟兄们吧!”沂飞面色阴翳,喝声道。

沂飞这次没有留手,直接将自己通府前期的实力尽皆展现,军刀挥舞间还有灵力缠绕,威势与之前相比提升了数倍不止。

“是修士!此人是修士,大家小心!”老酒看到沂飞的情况,急忙高呼起来。

在通府前期修为的加持下,沂飞的速度瞬间提升,手起刀落间,便让刚刚参战的小何、大段身首异处。

“小何!大段!”夏启见到相识许久的两位兄弟死在眼前,眼中布满了血丝。

老酒等人也是如此,但身上却不由自主地冒起了冷汗。

虽然他们知道修士要强于普通人不少,但却没想到会如此离谱,杀人就跟砍瓜切菜一样简单。

若是任由沂飞施展修为,他们今日怕是很难活命,眼下唯有一条路可走,只能以命搏命。

夏启与老酒等人相视一眼,心中有所会意,随后便齐齐挥刀扑上沂飞身前,要直接以性命来阻挡对方,为身后的弟兄创造出致命一击的机会。

沂飞也是军中之人,也明白老酒等人的意图,但他并不在意,先是挥刀斩灭左边一人,而后又举刀劈向右边的老酒。

夏启在此刻扑至沂飞身前,右手持刀直直刺向沂飞的心脏。

沂飞面不改色,欲要再次挥刀砍翻夏启,可就在他抽刀之时,只觉阻力倍增,一时顿在了原地。等他扭头一看才发现,腰部中刀的老酒此刻正死死的抓着军刀,不让自己再次施展刀法。

被老酒这么一阻拦,夏启的刺刀效果显著,直接破开了沂飞的盔甲,刺进皮肤、心脉。

沂飞能感受到心脏的痛楚,还看到大量鲜血正透过内衣渗出,身体的机能也逐渐有了下滑的迹象。

沂飞一脸不可置信,看了看插在自己心脏处的军刀,再看看身前距离自己不足一米的夏启,很是愤懑。

“去死!”

嘶吼着的沂飞左手掌中有绿色光芒闪动,术法绮罗掌直接施展而出,瞬间击中夏启胸口。

绮罗掌是沂飞修炼的下品灵术,也是他最大的底牌,没想到唯一一次施展却是在他即将身死的时候。

沂飞倒下了,他的胸口插着一把夏军军刀,但他的嘴里却含着微笑。

他在临死之前,亲眼看到绮罗掌击中了杀己仇人,对方不过一介凡俗,中了自己的全力一击,定然也会身死,这也算是给自己报仇雪恨了。

事实也如沂飞所想,夏启被绮罗掌击中之后,心肺瞬间炸裂,整个人被崩飞十数米,之后砰的一声砸在地上,便再没了动静。

                           

原创文章,作者:又做梦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8966sz.com/novel/81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