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喜后夫君真香了》望月荷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冲喜后夫君真香了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望月荷

简介:穿越就冲喜,这是什么体验?成亲当天夫君就嫌弃,公婆不喜,连小姑子小叔子和妯娌都瞧不起她。嘿~~周若琳岂能惯他们?正打算拿出全身本事要婆家人好看时。结果她冲喜太成功,本来快要挂掉的夫君第二天就开始活蹦乱跳,这一下婆家称她为福星。于是还没等她大显身手让婆家人好看,整个侯府就把她宠上了天。夫君:真香啊!公婆:这个儿媳妇娶得好,福星临门。小姑子、小叔子和妯娌:大嫂,你就是我们全家的福星。

角色:

冲喜后夫君真香了

《冲喜后夫君真香了》第1章 穿越?冲喜免费阅读

大姑娘第一回上花轿,周若琳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因为她穿越了。

明明是在学校的宿舍午休,结果一觉醒来她就坐在摇摇晃晃的花轿上,一身鲜红嫁衣,头上还戴着不轻的凤冠。

有点偏黄的手也变成了又细又滑又白又嫩的小手。

这姑娘没成年吧?

等她接收完这具身体的记忆后,周若琳却快气炸了。

这都什么亲人啊!

只记得嫡长女的父亲,和只喜欢哥哥的继室母亲,原主明明是嫡次女,却不受家人半分重视。

明明十五岁了,从没有出过自家大门不说,连见过她的人都很少。

她现在要嫁的人本来是长姐的未婚夫,就因为她嫌弃对方受伤后的身体不好,随时都有可能挂掉,所以把这桩婚事强行按到了嫡次女的头上。

于是原主这个刚满十五岁的嫡次女就不得不提前嫁到侯府给世子冲喜,谁让他两个月前又生了场大病,本来就不好的身体更虚了。

“落轿~~~”

不待周若琳融合更多的记忆,花轿来到了侯府。

“少夫人,请下轿。”

喜娘撩开帘子,朝她伸出了手。

周若琳深吸一口气,再不愿意也只能伸出手给她,由她和另一双手搀扶着下了轿。

跨过火盆,进入大堂。

立即有人送上了牵红,她牵着一头,另一头由男方牵着。

“咳咳。”前方传来了咳嗽声。

“阿文,实在不行就由公鸡代替你拜堂。”

主座上传来了一个讨厌的声音,周若琳决定以后讨厌这个人,哪怕她是自己的婆婆。

和公鸡拜堂,她不要面子的吗?传出去,她还要不要做人了?

“娘,不用了,我可以。”

好在未来的夫君脑子还没瓦特,知道这是个馊主意,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咳,行了,赶紧拜堂,客人们都等着呢!”

主座的另一个主人发话了,听着像是她公公定远侯。

“是,老爷。开始吧!”

侯爷与夫人都发话了,司仪急忙开始。

“一拜天地~~”

扶着周若琳的喜娘扯了扯她的袖子,周若琳顺着她的手转身跪下。

“二拜高堂~~”

起身、转身、再拜。

“夫妻交拜~~”

这下不用跪了,周若琳弯腰。

“送入洞房啦~~”

再次顺着喜娘的手被扶进了内院侯府准备的新房。

周若琳不知道在婚床、上坐了多久,她只知道自己等到快要睡着了,头上的盖头才被揭掉。

因为视线被遮得太久,猛然接触到亮光她有些不适的眨了眨眼。

“周若琳。”

“我是,你便是我的夫君吗?”

周若琳看着被一丫鬟搀扶着的男子,果然和记忆中的印象差不多,身体确实不怎么样,连站都站不稳。

“哼,叫得倒是挺殷勤。听着,我不管你为什么愿意嫁给我,我想娶的人从来都不是你,老老实实尽妻子本份,我会给你正妻的体面。”

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才十五岁的小姑娘身体还没有发育好,和她长姐一比就是根豆芽菜。

嫌弃的眼神不要太明显,周若琳立即就怒了。

“就世子的身体状况,嫁你我还亏了呢!你不想娶,难道我就想嫁?可惜世子想娶的人早早嫁给了皇子,不然也轮不到我啊!”

凭什么嫌弃她,以为她很愿意嫁吗?不管是她还是原主,这桩婚事都不是她们自愿的。

来啊,互相伤害啊!

“你好,你好大的胆子。”

赵文气到手抖,要不是被人扶着,周若琳都怀疑他是不是会直接气晕过去。

“那也比不上世子在成婚当日,跟新婚妻子说不愿意娶她的话。既然你做了初一,那就别怪我做十五。”

周若琳站起来站在床上,气势比因病而瘦弱的赵文足多了。

“泼妇~~”从小到大接触过的女子都是优雅贤良,像周若琳气势这么嚣张的还是第一回见。

周若琳上下打量了一下他又瘦又虚的身材板:“弱鸡。”

“你~哼。”一甩袖子走人。

“拜拜吧你。”同样一甩袖子让丫环侍候自己卸妆。

新房内的丫环、婆子一个个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他们是谁?他们在哪里?他们在干什么?

成婚第一天,世子和世子夫人就干了起来,定远侯府要变天了吗?

还没过一天,整个侯府都知道了世子和世子夫人不和的消息。

虽然早就知道以世子的身体不能圆房,可是谁都没想到,世子新婚当晚是歇在了书房,而世子夫人也不生气,还让小厨房送了好克化的食物进了新房。

睡书房?以为这样能吓着她吗?

小瞧人不是?

周若琳吃着用鸡汤煮的银丝面一脸不屑,她要是拉下脸去书房请人,名字就倒过来写。

她现在手中有嫁妆,有陪房,要什么男人?好吃好喝好玩,再看看古代的天然美人它不香吗?

主院,定远侯与夫人听完婆子的传话面面相觑。

“我就说这门亲事不行,你偏不听。为了家族非得让儿子娶,现在好了这哪像夫妻?仇人还差不多。哪有妻子新婚第一天就把夫君赶出新房的?”

赵母对这个长子媳妇是半点也不喜欢,明明与长子订亲的是临川侯嫡长女,门当户对不说,两家更是强强结合。

结果对方另攀了高枝,又不想得个背信弃义的名声。于是移花接木,把这门亲事换到了次女的头上。

这好歹还是个嫡女,要是换成了庶女,赵母说什么也不会答应。

但是现在看来,还不如一开始就拒绝呢!

“不是儿媳妇赶的,是文儿自己离开的。”

虽然同样不喜新儿媳的作派,定远侯还是得公平的说一句。这事两人都有错,儿子不是善茬,儿媳妇更不是什么软柿子。针尖对麦芒,谁也不让谁。

奇怪,儿媳妇的性格好像与临川侯说的不太一样啊!

定远侯开始挠头,不知道哪里出了错。

赵母被丈夫的话一堵,顿时觉得心口都痛了起来。

不行,明天非得给她个下马威不可,得让她知道这可不是临川侯府,别把以前在娘家的作态搬到婆家来。

恭喜女主,结婚当天不仅与夫君干了一仗,还成功获得了婆婆的恶意。

达成丈夫不喜,婆婆不满成就。

对此咱们的女主还一无所知,刚吃完夜宵,让自己的陪嫁丫环侍候自己洗漱后,正美滋滋的躺在床上与美人幽会呢!

左边一个美人,右边一个美人,前面后面全是美人。

作为一个颜控,周若琳已经美到不想醒来了。

                           

原创文章,作者:望月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8966sz.com/novel/54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