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算命先生那几年》夏流八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当算命先生那几年

小说:悬疑

作者:夏流八

简介:一个普通的高中生,意外拜师算命先生…如果说仙屿山是孵化之地,那上白岩就是精进熔炉。天命既定的路线,他会心甘情愿地走下去吗?在挚友和爱人之间又会如何选择?看尽人情冷暖,世态炎凉的他又会作怎样的思考?福自天来,事不须求,且看他种种经历……

角色:

我当算命先生那几年

《我当算命先生那几年》第一章 仙屿山免费阅读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或冒犯之处,就当我放了个P。

古话说:“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其中命指的是天命,命者,立之于己,而受之于天。人在受生之初,生辰八字、因果福报便注定了我们的先天命理。而运则是指后天之运,运势起伏人力不可改变,但隐态影响则可通过勘测从而达到趋吉避凶。

自古便有这样一群人,精通周易预测。通过面纹手相、体骨特征、生辰八字等来预测命运的吉凶祸福,也就是通常我们说的算命先生,也叫相师。

中宅省东北地区有个地方叫柘城县,县里有个地方叫仙屿山,顾名思义即是神仙居住的地方。要问有没有神仙无人闻见,“半仙”倒是比比皆是,这里大大小小的算命摊子随处可见,各种巧立名目。什么“四柱推命”、“灵鸟啄签”、“奇门观相”,总之是八仙过海,各有“神通”。

其实明眼人都知道,这样的庙会之类的就是地方风俗热闹,或有些家庭变故、病急乱投医的人,希望寻求一些慰藉和一点转变的方向。

而我们的故事就要从这个仙屿山说起,我叫林国清,当时的我还在上职高,因为成绩不好,我爸老是叫我毕了业跟我二姑学理发,一零年的时候兴理发行业,我的几个伙伴初中读完就去外地学理发了。我二姑当时在县里开了一家理发店,还算过得去。可是我从小就跟别人不一样,别的男孩都是喜欢看动画,玩赛车之类的,我就喜欢跑到仙屿山,天天听那些老头子占卜讲卦。还到学校里还像模像样的给同学们掐指算命,因此还老被老师批评,说我没出息。

因为家在县城,我是走读生,中午放学都会回家吃饭。这天刚进家门,就听见我奶奶坐在沙发一阵长吁短叹,我连忙撇下书包追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是我二姑,一大早喊肚子疼,起初没有在意,疼到后面脸色煞白,全身直冒冷汗。奶奶就慌忙陪着上了县医院,好一顿检查下来,医生诊断什么事儿也没有,挂了一瓶葡萄糖让我二姑回家休息休息再观察看看,不放心就上市医院去做检查。

我奶奶说啥也不肯了,这么大一活人都疼成蛹了,愣说没毛病,转头就给我二姑拉到了仙屿山要找相师掐上几指。这不去还好,一去可不得了了,相师说我二姑是个天煞孤星。给我二姑看相的是个瞎子蒙,我奶奶又特信瞎子看相,他说瞎子虽然看不见,但是看相全凭真本事,能掐会算,就是比一般的相师有准头。

当时到那之后,这瞎子蒙先问过了生辰八字,便一番掐指点算,嘴里还念念有词,脸上一会阴一会阳跟天气播报似的,半晌了对着我奶奶直摇头。说我二姑是天煞孤星,必须离家远走,此病即可慢慢消除,如若不然,轻则长年抱恙,药石无灵;重则家破人亡,无一幸免。

听完瞎子蒙这一番话,我奶奶当然是吓得不轻,当场就哭嚎起来。

“我女儿命苦啊!我一把年纪了就是让我去死也行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的女儿啊!”……“先生,你可怜可怜我们吧!救救我女儿呀!”

瞎子蒙正想开口,这个时候一般是要说破解之法的。

“小姑娘命格薄,撞了煞气,问题不大,但如果没及时破煞,恐怕会影响生育。”旁边一位老人家插了一句。

奶奶刚想追问他。

“你个老东西,儿子不要女儿不管的,天天到处满嘴放炮,”瞎子气得胡子都要飞了起来,“要饭就赶紧去,别在这里耽误我生意。”

老人家也不恼,就呵呵一笑便走开了。

奶奶因此也认为就是哪个神经不太正常的老人,在这种地方听多了话,到处捣乱呢!

给了卦金之后,瞎子蒙确实说了破解的法子。按照瞎子蒙的说法,二姑的谱名得从家谱中除去,改挂在异性亲戚家,一辈子吃斋,不能嫁人。

听完奶奶说完来由,我爸做完小工刚到家,得知了这回事以后数落了奶奶一通,说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听那些术士骗子的鬼话,要相信医学相信科学,县医院的医疗条件一般,很多检查不够全面,还是得上大医院。但是我还是留了一个心眼,我觉得仙屿山那个老人家不太简单。

隔天我爸就带着我二姑去了市里的医院,果不其然也是什么毛病都没有,又带了回来。

这下轮到我奶奶生气了,对着我爸又哭又闹。

趁我爸带我二姑去市里还没回来的时候,我就偷偷跑去了仙屿山。

老人家完全不难打听,周遭的人应该都知道他了,随便问了个摊子,就在对面凉亭发现了他。老人家六旬左右,个子比较矮小,背稍微有一点驼曲,但是看起来并不瘦弱,反而神采奕奕,给人一股仙风道骨的感觉。雪白的须发加上一席白衣,更像是道士的装束,肩上背着一个大布包,像是缝在外套上的大口袋。

我径直向他走去,他似乎知道我要来,起身跟边上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憨笑着迎面踱步而来。

我正要开口,老人家已经走到面前。

“跟我来吧!呵呵!”

我显然有点摸不着头脑,他怎么知道我来找他?他知道我来是为了什么?他早就在等我了?

顾不上想那么多,我还是跟了上去,只是听到身后凉亭那几个老人在打趣。

“呵!这疯老头,我看是完全不正常咯!”

“还不是嘛!说人小伙子是他徒弟呵呵呵!”

                           

原创文章,作者:夏流八,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8966sz.com/novel/54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