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复苏:从校园大逃杀开始》子不叶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陆子宁,程飞飞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恐怖复苏:从校园大逃杀开始

小说:悬疑

作者:子不叶

简介:“我叫陆子宁,当你看到这句话的时候,说明我还活着……”  诡异复苏!鬼怪、恶魔……存在于故事、传说中的生物突然降临!  贴在墙上有着严厉处罚机制的校规、看过便会微笑着自杀的油画、卫生间突然响起滴答的水滴落的声音……原本平常无比的东西,在此刻却有可能,要了你的命!

角色:陆子宁,程飞飞

恐怖复苏:从校园大逃杀开始

《恐怖复苏:从校园大逃杀开始》第1章 诡异的开端免费阅读

华夏国,江海市第一中学。

这是一个阴森的校区,布满红锈的铁丝网将校区与外界隔离,昏暗的天空中满是阴云,没有一丝一毫地阳光照射进这片黑暗的区域。

校区内一间间寂静的教室里,一排排身着蓝白色校服的学生几乎都是一脸惊恐害怕的神情却安安静静地笔直地坐着,所有人的姿势几乎都是一模一样。

没有一个人张嘴说话,甚至连呼吸声都降到了最低。

气氛诡异而压抑。

“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谪守巴陵郡……”

然而突然,就仿佛被打开开关一般,在同一时间,所有学生都张开了嘴,朗朗的背书声从每一间上一秒还无比安静的教室内传出。

就仿佛……所有人都如同提线木偶被控制了一般!

……

教学楼三楼,沾染着暗红色血迹的木牌显示这里是高三十班的教室。

与其他教室明显不同的是在这间教室里只有两个学生,一男一女,男生坐在第一排的位置,同样面无表情,双手放在课桌上,保持着完美的坐姿,不过在第一排,除了男生外,其他位置都空着,并且课桌椅上面还染着鲜红色的血迹!

女生则坐在男生后排位置。

在教室的墙上,除了好好学习等激励的话语外,还贴着一张被鲜血染成了红色的白纸,上面黑色的笔迹显得格外诡异:

【校规第四十五条——早自习期间,不严格遵守早读规矩者,处断头之刑!】

教室内的二人同样在背诵着文言文,不过下一刻,男生就感觉自己后背搭上了一只手。

“陆子宁……我……我承受不住了……”

穿着蓝白相间的少女在此刻彻底崩溃,泪水从她的脸颊滑落。

“前天是数学公式,昨天是英语课文,今天是文言文……已经一个月了,我真的看不到希望了……我们的求救信号也许根本没发送出去……或者,外面也已经……被毁灭了,世界末日了……”

女生哽咽哭喊着,亲眼看着自己身边的同学一个个死去,如今只剩下自己和陆子宁,一直紧绷着的那内心深处的绳子,在这一刻……断了!

“嗟夫!予尝求古仁人之心,或异二者之为,何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名为陆子宁的男生没有回头,他只是依然继续背诵着,只不过,他的眼眶中似乎有些发红的迹象。

下一刻。

女生那哭泣的声音戛然而止。

紧接着,是一种仿佛液体滴落在地上的奇怪滴答声传进陆子宁的耳中。

背诵完最后一句的陆子宁闭上了嘴,牙齿死死咬着自己的嘴唇以至于流出了殷红的鲜血。

整个高三十班的教室内死一般的寂静,陆子宁不用想也知道,坐在自己身后的张彤已经被尸首分离了,但此刻的他却连回头看一眼也做不到!

屈辱、恐惧、以及对未来的迷茫此刻完全占据了陆子宁的内心……

突然!

陆子宁身后女生的头猛地出现在正有些愣神的陆子宁面前,她那尚未闭上的双眼与陆子宁对视着。

“你,为,什,么,不,回,头,看,看,我!”

……

呼!

陆子宁从床上猛地坐起来,大口喘息。

学生寝室内,各靠东西方向的两张上下铺的双层床上除了此刻坐起身来满头大汗的陆子宁外,他的三个舍友睡的正熟。

就在陆子宁慢慢反应过来刚刚的一切只是噩梦后,他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般,转头他看向自己床边的手表。

不出所料的,又是凌晨五点半……

这是……第几次了……

陆子宁暗暗思索,他已经做了好几次像今天这种梦了,虽然,之前几次与这次并不一样,但是无一例外的,每一次的梦,都是充满绝望的、并且还有着那些超出人类理解范围的“东西”。

就这么呆呆坐在床上良久,待额头的汗珠渐渐消散并且他的心情已经基本平复下来以后,陆子宁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

然后陆子宁转头看见了自己那还在呼呼大睡的三个舍友。

笑着摇了摇头,自己做了一夜的噩梦,这几个家伙倒是睡得舒服,陆子宁率先来到西面的双层床前轻轻敲了敲床板。

“李东,赵一,起床了。”

看着上铺的李东和下铺的赵一已经醒了,陆子宁走到自己的床前,毫不客气的踹了一脚,只震得此刻在陆子宁床位上铺的一个身宽体肥少年身上的肉如波浪般颤动。

“胖子,麻溜起来,我可不想再跟你一起迟到了。”

对于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发小夏恒这个死胖子,陆子宁叫起床的方式可不像对待他另两个舍友般温柔。

“别闹,我再睡会。”

夏胖子嘟囔着,身体十分自然而熟练的翻了个身,若不是陆子宁与他相识多年,还真听不清他嘴里说的是什么。

“快点,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最终,夏胖子在陆子宁的淫威之下还是选择了臣服……然后就边穿衣服边一脸“幽怨”地盯着陆子宁。

陆子宁表示已经习惯了,这死胖子,从小就这样,懒的很。

不一会儿,洗漱完穿着蓝白相间校服的四人一边手抚着嘴打哈欠一边走出3号宿舍楼,向着“教学楼”的方向走去。

在几人边走边谈笑声中,四名背着书包的少年身影渐渐远去,至少现在,未来在他们面前是光明而触手可及的。

他们绝不会想到,此时,就在他们刚刚走出来的三号宿舍楼最高的六楼……

遍地的残破肢体,内脏,手脚,头颅,到处都是……宛若人间炼狱一般的景象。

长长的走廊中偶尔传来哒、哒、哒的高跟鞋撞击地面发出的声音。

而在这六楼中最后的一名穿着睡衣的学生浑身颤抖着躲藏在宿舍内用来装衣物的柜子里。

正常来说这种学生宿舍的柜子小的连女生钻进去都费劲,更别提体型大多健壮的男生了。

但,程飞飞偏偏恰巧就是那种体型娇小类型的男生,挤一挤他还是藏了进去,只不过在如此狭小的空间里藏着非常难受。

“它找不到我的!找不到我的!”

程飞飞布满血丝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柜门,神经质般地嘀咕着,挠了挠自己有些发痒的后脖颈,他便用自己的双手紧紧从柜子里面拽住柜门,即使在柜子里憋死,也不要被它发现!绝对不能被发现!不然的话自己也会死的!

而这时,在空旷的楼道里,诡异空灵的童谣声由远及近的传了过来……

“……,……”

“一共八个小朋友,

一起手拉手玩雪球,

一本图书看到第八页,

一首歌谣唱完第四句,

一颗糖果只咬了半口,

还剩五个小朋友。

一双拖鞋弄丢了一只,

一部书籍背完第二卷,

一把猎枪子弹已上膛,

还剩两个小朋友。”

“……,……”

女童声音唱起的古怪童谣回响在六楼的走廊上,脚步声也在程飞飞耳中越来越清晰!

程飞飞捂住自己的口鼻,呼吸声降到最低,而布满汗渍的右手紧紧从里面拽着柜门。

“哒!

“哒!”

“哒!”

不急不缓的脚步声渐渐来到了程飞飞所藏身的柜子前,程飞飞左手死死捂住自己的口鼻,生怕呼吸声太大引起外面那个“东西”的注意,但他的身子却因为内心的恐惧而止不住地颤抖。

不过还好的是脚步声停了一会后,就继续唱着那诡异的歌谣,不急不缓的向远处走去,仿佛没有发现异常。

直到脚步声彻底消失,程飞飞才长出了一口气,左手轻轻挠了挠自己的后脖颈,放松下来的他顿觉浑身无力,甚至有些头昏目眩的感觉。

程飞飞明白这是因为躲在这柜子里太久了,虽说柜子不是密封的,但进来的氧气实在是有些……杯水车薪。

即使如此,程飞飞依然没有打开柜门的打算,开玩笑,恐怖片里配角躲在一个地方,本来没被怪物发现,结果听到些声音神马的居然就出去看,结果一出去就领盒饭的剧情多了去了,他程飞飞可不会去作死。

程飞飞边挠着自己的后脖颈一边心里盘算着。

“希望学校……不……是太阳能早点出来,等到太阳出来了我应该才算是真正的安全吧。”

“不管怎么样,出去以后一定要转校……”

“奇怪,我后脖子怎么会这么痒?”

程飞飞疑惑地转了下头。

那是一张仿佛镶嵌在柜子内的苍白的人脸,人脸张着嘴,对着他的脖子吹着气,下一刻人脸漆黑的眼珠转动着,对上了程飞飞逐渐变得惊恐的眼神,张开了嘴发出尖利地叫声!

“抓到你了!!!”

柜门突然被打开!

一只手覆盖到了程飞飞的脸上。

…………

教学楼4楼,高三十班。

班级里零零散散地坐着穿着蓝白相间校服的学生,每一位都安静的读着书或是动笔做着练习,没有发出一点其他的声音。

陆子宁四人作为迟到四人组自然不能大张旗鼓从正门进去,陆子宁想了想冲着三人做了个跟我来的手势,便蹑手蹑脚的向着班级后门走去。

因为班级后门一般情况不用,所以平常都是从里面挂锁着的,但……

陆子宁轻轻地敲了敲后门上那个变态班任为了在上课期间偷窥可爱的同学们而特意安装在门上的玻璃窗。

靠近后门的一位容貌秀丽的短发女生听到声音诧异的回头,映入眼帘的是陆子宁那一排洁白的牙齿和略显弧度的嘴唇。

无奈地摇了摇头,短发女生轻轻从教室里打开了班级后门。

四人蹑手蹑脚而又非常快速的鱼贯而入。

“谢了啊!”

陆子宁坐在座位上,对自己的同桌、那位短发女生笑道。

“下次能不能早点起,还好今天班主任没提前来,而且马上都要高考了,也不知道长点心。”

望着坐在自己身边的陆子宁,短发女生叹了口气说道。

陆子宁坐在座位上将书包放在椅子上,接着打开书包从中拿出一瓶牛奶,嬉皮笑脸地冲着短发女生说道:

“嘿嘿,这不是知道我家余雅还没吃早餐嘛,特意去超市给你买了瓶新鲜的牛奶。”

“去去去,我还要背公式呢,第一节数学课要提问的。”

短发女生余雅脸一红,手忙脚乱地拿起桌上的笔记本,一脸心不在焉的看着。

陆子宁看了一眼,笑了,把牛奶放进了余雅桌洞中,看了一眼余雅,假装漫不经心地说道:

“原来现在学霸背公式都是反拿笔记背的啊,涨姿势了,涨姿势了。”

看着身边那傻姑娘慌里慌张地把笔记本调过来,陆子宁笑的更开心了,嗯,除了早上那个噩梦外,今天又是愉快的一天!

从桌洞中拿出数学书,相比于其他人把公式抄写在笔记本上,陆子宁更喜欢将它直接抄写在书上,并不是这样比抄写在笔记本上记得更牢靠,而纯粹是因为陆子宁懒罢了。

翻开数学书,一张白纸却从数学书里飞出轻轻的飘落在了地上。

嗯?我记得数学书里我没夹过纸啊?难道是哪一个小姐姐给我写的情书?

捡起落在地上的白纸,陆子宁调转过来一看,背面还真有字!

“我叫*子*,当你看到这句话的时候,说明我还活着,记住#@……(字迹被涂抹,已经无法分辨是什么字)”

“小心!逃离学校”

“周围的一切都是*(被红色液体涂抹看不清)的!”

“现在*是四月二十八号!”

“林,尔,不,是我……做的林,是真的!都是发生过……”

其中,这几行字迹都好像被人用仿佛是红墨水的东西涂抹过,导致有些字还能模糊看出来是什么字,而有一些只能靠陆子宁的第一印象想象着这是什么字,总而言之,语句看起来并不是很通顺,让人有些看着不明所以。

看着纸上的字,陆子宁摸了摸下巴,这什么意思?四月二十八?那不是今天吗?等等!

陆子宁仿佛想到了什么,他拿出笔在数学书上写着什么,之后拿起手上不知谁塞入自己数学书里的纸张放在旁边。

下一刻,陆子宁震惊了。

这是……我的字迹?!

陆子宁看着数学书上自己刚刚写下的字,那一笔一划竟是与白纸上的字迹一般无二!

是谁?谁做的恶作剧!

陆子宁抬起头,快速而不经意地环视了班级一圈。

自己的同桌余雅认真的看着笔记,脸上的红晕还没完全褪去。

夏胖子低着头坐着,手里拿着英语书,不过陆子宁知道此时恐怕这死胖子已经去和周公女儿谈恋爱去了。

舍友李东打开一本字典,专心致志的看着,但估计班级里的男生都知道那本字典中间已经被掏空,如果字典里放一部手机的话倒是绰绰有余……

另外一个舍友赵一则是正背着数学公式……

…………

是谁?跟自己开这种无聊的玩笑?这要练习多久才能与我的字迹如此相像?这上面写的又是什么意思?

“喂,看什么呢?这么认真?”

余雅拿着粉红色的hellokitty水杯,拍了拍陆子宁的肩膀。

“哦?哦,没什么,怎么了?”

陆子宁将纸不动声色的重新放入数学书里,不知道为什么,他本能的不希望这张纸被余雅看见。

“我说!下课了,我要去打水,你要不要,我给你也带点回来。都问了你两三遍了。”

“嘿嘿,给我来满满一大杯!”

“哼!看我心情了。”

望着拿着两个杯子走出教室的余雅,陆子宁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

低头看了看已经被重新合上的数学书,陆子宁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

说起来似乎很玄妙。

但是陆子宁却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

                           

原创文章,作者:子不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8966sz.com/novel/54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