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夜,植物人老公失控了!》苏嘉饶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离婚夜,植物人老公失控了!

小说:现代言情-马甲

作者:苏嘉饶

简介:[甜宠双洁+双马甲+两个天才萌宝]坐牢四年,她隐藏着地下黑市顶级设计师的身份出狱,代替妹妹嫁给了一个植物人!逃婚当晚,竟落入了一个大叔的怀抱。大叔虽然穷,但大叔有三好:颜好、身体好、把她当块宝。当她决定和大叔在一起,回去找植物人老公离婚当晚——冷冰冰的植物人老公从病床起来,摘下面具,看着她,目光炯炯……

角色:

离婚夜,植物人老公失控了!

《离婚夜,植物人老公失控了!》第1章 出狱第一天,逃婚了免费阅读

淡淡的香味传入鼻间,苏晚安头脑发昏,有一种不受控的感觉开始发芽。

很晕,还有些热。

刑满释放的第一天,也是她回家的第一天。

她做梦都想不到自己的爸爸会以公司面临经济危机为由,逼她代替同父异母的妹妹嫁给一个终日卧病在床的豪门少爷。

传闻中,那是一个满身煞气,容颜尽毁,在床上躺了将近四年的植物人。

谁靠近他,谁就倒大霉。

苏晚安宁死不嫁,和家里人大动干戈后,直接上楼锁门睡觉。

然而现在……

后知后觉……

自己,好像,被下药了。

拿上钱包,苏晚安飞快地开门,鞋都来不及穿,一路狂奔。

逃!

苏雅言和陶静两母女反应过来时,苏晚安的房间已经没人了。

两人立马叫了司机和保镖,一路去追。

“司机,开快点!别让那贱货跑了!”

“乖女儿,别担心,夺魂香的效果很强,那小贱人撑不了多久。到时我们直接把她抬去秦家,再给她解药……否则,今晚就是她的忌日。”

车内,苏雅言和陶静相视一笑,仿佛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如果不给苏晚安解药,那植物人也帮不了她解决。

她只能活生生被药性给折磨至死。

……

马路边,苏晚安直接冲了出去,拦下了一辆摩托车。

“卧槽,大半夜的,碰瓷党滚开!”摩托车司机破口大骂。

苏晚安直接把钱包里的一沓钱塞了给他,“这车,卖给我!”

汽笛声响,她驾驶着摩托,以风驰电掣般的速度飚在公路上。

越来越难受。

精神越来越难集中。

理性和感性在疯狂打架。

她很清楚,再这样下去,她必死无疑。

摩托车开到了央城的星梦码头旁边。

正要转弯,刹车却在这时侯出了问题。

车子正以80码的速度,直奔海里!

摩托车即将坠海的那一刹那,她跳车了。

晚了。

娇小的身躯腾空飞出,扑通一声,她沉没到了茫茫的海水中……

海水,冷得刺骨,她的意识清醒了些。

一只强有力的手臂圈住了她的腰,她跌进了一个怀抱。

这怀抱很冰冷,但这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了……

苏晚安紧紧地攥住这只手臂。

男人抱着她,一路游出水面。

游轮甲板上,苏晚安大口大口地吐着呛进去的水。

“大晚上,来这里自杀,嗯?”

一道低沉的男声在她耳畔响起。

苏晚安抬眸。

闯进她视线的是个成熟英俊的男人。

虽然衣着普通,却器宇轩昂;语气平淡,却透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冽。

四目相对。

“大、大叔,救我!我被下药了!”苏晚安呼吸急促,“我有钱,价格你来开!”

秦漠盯着浑身湿漉的苏晚安。

她湿透了的衣服紧贴着身子,曲线玲珑。

他的喉结动了动,眸底划过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丫头,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我只想活下来……”

踮起脚尖,苏晚安的嘴唇就快要贴到他的薄唇上……

秦漠眸色一冷,下意识想要把她推开。

这个被他从海里救回来的丫头,一上来就投怀送抱,太不对劲了。

很有可能是他仇人派来的卧底或杀手。

他正想下手去掐住她的脖子,再把她扔回海里——

然而苏晚安已直接贴上了他的唇。

吻他,狠狠地吻他。

被吻的那一刻,秦漠的瞳孔微微收缩,心脏颤了。

这个吻,把他拉回了四年前的某个夜晚!

这种感觉,好像四年前的那个女孩!

是她吗?

他努力去回想,却没有结果。

自己……好像失去过一段记忆。

头很疼,秦漠始终想不起四年前那个味道令他念念不忘,还给他带来一个孩子的女孩长什么样了!

那女孩,是他一直以来藏在心头的心结,也是他儿子的亲生妈妈!

可惜,他几乎翻遍了整个央城,乃至整个华国,也翻不出她的下落!

回过神来。

眼前的苏晚安已然失控。

秦漠眸色一沉,反过来钳制住她。

两道身影融于夜色中,一夜的旖旎,散落在轮船的每一个角落。

第二天早上醒来,苏晚安头疼欲裂。

散落一地的凌乱衣物提醒着她——昨晚,很疯狂。

那个救了她的大叔正坐在床边抽烟。

他没穿衣服,身材很好。

“大…大叔,你醒了?”

秦漠转头,凤眸里波光流转。

她看着他的脸,挪不开眼睛。

五官精致,棱角分明。

俊逸,成熟,再加上这完美的身材,算下来,好像是她赚了,人家亏了。

“嗯。”声音温和,低沉。

“昨天,谢谢。”苏晚安说,“你放心,我这个人说到做到!你救了我,我肯定不会亏待你。”

苏晚安拿出自己的钱包,然而里面空空如也。

糟糕!

她的钱已经在昨晚全都给那摩托车的司机了。

她尴尬地收起钱包,“我现在暂时没什么钱。”

秦漠灭了烟蒂,双手撑在苏晚安的身边,和她只有咫尺之距。

倏地,他玩心大发。

“丫头,吃干抹净,就不认账了是吧……”

他舔了舔唇角。

深邃的眸中,透着三分邪魅,“给不起钱,打算肉偿?”

                           

原创文章,作者:苏嘉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8966sz.com/novel/54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