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只病娇,你夫人凶起来不做人》苍兰殊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顾君俪,奚芊芊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那只病娇,你夫人凶起来不做人

小说:现代言情-脑洞

作者:苍兰殊

简介:奚家接回来的那个私生女不学无术,目中无人;并且不知廉耻、早在外面有了野男人和私生子;再有,她还是个孱弱的病秧子;洛城上流圈都在看笑话。对于前两项,九王之首的那位白家高岭之花九殿下,嗤之以鼻。他老婆娇弱是真娇弱,风一吹真的会飘,他时时刻刻呵护在心上都生怕她化了。直到一天,他看见老婆弹指之间,樯橹灰飞烟灭、天崩地坼……

角色:顾君俪,奚芊芊

那只病娇,你夫人凶起来不做人

《那只病娇,你夫人凶起来不做人》第1章 上不得台面的玩意免费阅读

“爸爸,你真把那个私生女接回来了!谁让你把她接回来的!?”

“啊啊啊,你们怎么能这么做——”

奚辞从房间出来,走到楼道口,猛然被楼下突兀传来的尖利叫吼声给刺得耳膜一阵嗡鸣。

不由得停住了脚步。

她气虚体弱,可难消受这样的高分贝。

楼下,一个身穿森系淑女裙的少女,正像只发怒的小豹子对着奚霆华大吼大叫。

之后,又扭头对上旁边的顾君俪。

“妈妈,你竟然和爸爸一起瞒着我!你们之前怎么答应我的,说过不会把她接回来的!”

“你们怎么能出尔反尔?”

“一个小三生的杂种,她也配进我们家的门?!”

奚辞瞬间秒懂了是怎么回事。

这个大吼大叫的少女应该就是她那个名义上的便宜妹妹,奚家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千金小姐,奚芊芊。

奚辞是下午两点到的奚家。

只见到了她那个名义上的便宜爸和奚夫人顾君俪,名义上的便宜哥和便宜妹都没见到。

·

奚芊芊骤然看见楼上的奚辞,怔了怔。

楼上的少女扶着栏杆拾级而下,轻盈飘然,出尘脱俗;

精致的手腕从宽松的袖口露出来,腕上一只手工花丝手镯。

手指又细又长,更是白得像羊脂玉。

奚芊芊不知怎的,觉得无法形容少女的长相,只知道对方有种难以言喻的吸引力。

随着少女缓慢走下来,她惊然回神,随即怒目圆瞪伸手向少女一指。

“就是你是不是?小杂种!谁准你来我家的!不要脸!”

她瞪着奚辞的眼神,彷佛奚辞是垃圾堆里的苍蝇或者臭水沟里的老鼠之类的肮脏东西。

奚辞上辈子是苍玄大陆仙盟穹剑宗的修仙者,在大恶战中身陨之后,横渡宇宙降生在这个架空的世界。

出生于华洲国洛城的豪门、奚家。

比较操蛋的是,她的身份是个遭人唾弃的私生女。

二十年前她出生后有被接回过奚家,不过不到一个月就又被送走了。

从此就在南方一个水乡小县城生活,由女佣兰姨照顾。

奚家母女会痛恨她,奚辞其实很能理解。

她这个所谓私生女的存在已经是对她们的羞辱了,她的年纪竟然还比奚芊芊大了两岁。

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能忍的都不是人哇。

·

“奚先生,听说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奚辞无视奚芊芊的无理取闹,踩着轻盈的步子下来,走到奚霆华面前。

和一个被宠坏的熊孩子斗气,她得多傻。

“你过来坐。”奚霆华朝奚辞招招手,又深深地看了眼奚芊芊,“芊芊不要闹了。爸爸有事要和你姐姐说。”

奚芊芊一听,浑身都炸起来,“我没有姐姐!她才不是我姐姐!你骗我,你和妈妈都骗我!”

“我绝不会承认她!老的做小三破坏我们家,小的也一样下贱!想和我做姐妹,她做梦!”

奚家只有她哥和她一个千金大小姐!

“够了,芊芊,你上楼去!”奚霆华加重了语气。

女儿被宠坏了,任性起来让人头疼。

奚芊芊憋屈死了,她从小千娇百宠,家里大人连句重话都没对她说过。

这个杂种才回来,爸爸就对她大呼小喝。

她愤怒又委屈,“妈妈!你看看爸爸,他竟然向着这个私生女说话!”

眼见女儿情绪激动,顾君俪心疼极了,“好了,芊芊,一个上不得台面的玩意而已。”

杀人诛心,这个奚夫人的段位貌似要比女儿高一点。

“妈妈——”奚芊芊不依。

“妈妈和你爸爸还有事要和她说,你先上去,听话。”

奚芊芊恶声恶气,“什么事,难道妈妈还真的同意把这个小杂种认回奚家?”

顾君俪这时突然勾起一抹诡异的笑,意有所指,“当然是好事了。”

她转过脸,极尽蔑视地看向奚辞。

“奚家和薄家订了一门婚事,人家看上你了,明天和我过去见见人。”

不是商量,而是命令。

“什么,她要和薄家订婚?”

奚芊芊一听,指着奚辞难以置信,“妈妈,你们接她回来是为了让她和薄家订婚?”

“就她?她配吗?她也妄想攀附薄家!”

更生气了。

薄家是什么人家,那是和他们奚家并称洛城四大豪门之一的家族。

“芊芊。”顾君俪按回奚芊芊的手,眼神安抚。

“妈妈!”奚芊芊不满地跺脚。

“婚事?”

奚辞侧着眉眼,明眸流转之间,难掩恣意张扬。

她身体歪歪斜靠着沙发,软得像没有骨头,慵懒至极。

顾君俪很不喜这个贱种这样干净夺目的漂亮。

似乎柔和没有攻击性,却又处处摄人夺魄。

她冷冷扬笑,“能有这门婚事是你上八辈子积的福。记得感谢你的好爸爸。”

她目光嘲讽朝奚霆华看去。

一个星期前,奚霆华告诉她,说薄家那位掌权人指明想和奚辞结婚,他要接奚辞回来。

顾君俪没想到那个贱种已经被送走二十年了,最后还是要被接回来。

奚霆华还连婚事都帮那贱种找好了。

二十年前他把这个贱种抱回奚家时带给她的愤怒和羞辱感,再次涌漫上来。

顾君俪暗暗恨了一个晚上,想到一个借这门婚事将计就计的报复办法,同意了接人回来。

“我已经有老公了。”奚辞慢吞吞地语出惊人,语气神情坦率又无辜。

她说这个的时候,懒洋洋的情绪一改变得神采焕发,双眸熠熠闪亮。

她口中的老公,是能让她如此欢喜的人。

·

大厅里一瞬万籁无声。

·

顾君俪被这个爆炸性的信息炸得一时失声,保持着微张嘴巴要说话的口型。

奚霆华和奚芊芊惊愕看向奚辞。

“你再说一遍?”顾君俪轻挑细长的柳眉,冷冷盯着奚辞。

“我有老公了。”奚辞慢吞吞又重复了一次。

“放肆!”顾君俪再也忍不住疾言厉色,横眉冷竖。

不是多生气奚辞说有老公,而是这个贱种自始至终懒洋洋、对她全然没有一点恭敬的样子,异常刺眼。

“奚霆华,你听听,你在外面勾三搭四搞出来的贱种,倒是把你这套贱皮子功夫学全了。”

“什么老公,可真是出息!我看八成是你在外面勾三搭四的野男人。贱种就是贱种,下作的东西。”

奚辞懒洋洋朝顾君俪一瞥。

这个时代女性法定婚龄二十,她既没违法也没犯罪,有个老公是这么十恶不赦的丢人事件吗?

                           

原创文章,作者:苍兰殊,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8966sz.com/novel/52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