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成为霸总的甜妻小祖宗》一只云桉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后,成为霸总的甜妻小祖宗

小说:现代言情-后爱

作者:一只云桉

简介:上一世,程瑗和周洵琰结婚三年,可最终落得程家破产,她被周洵琰仇家绑架的下场。死前最后一个电话,渣男还在跟初恋卿卿我我。一朝重生成黑料女明星秦瑗,她发誓要将狗男女挫骨扬灰,只是没想到秦家竟然要把她嫁给一个植物人!不得已,她找上了徐家继承人徐蕴和。“我们协议订婚,徐家不会再催你。”徐蕴和清俊寡言,杀伐果断。深夜里,男人目光偏执又温柔地望着沉睡的人,“你是我唯一的妻,没人会伤害你,不要想离开我。

角色:

重生后,成为霸总的甜妻小祖宗

《重生后,成为霸总的甜妻小祖宗》第1章 程瑗身死免费阅读

北市南郊,某废弃工厂。

冬日初雪终于在十二月十八日这天来临,细碎的雪花落在堆积在窗边的树上,形成白皑皑一片。

程瑗躺在脏污不堪的地上,眼神虚空望着窗外。

今天是她的生日呢,每年都会许愿初雪就是在她生日那天。

二十三年过去,终于这一天来了。

然而却是她的死期。

突然腹部一阵绞痛,刚才被踢打的伤处后知后觉传来痛感,程瑗忍不住蜷缩成一团,可两条小腿一动,地上又蔓延出湿濡的血迹。

突然,一股大力紧紧攥住程瑗头发,语调让人不寒而栗,“呵,程瑗,你到底是不是周洵琰老婆?特么现在四个小时过去了,那王八蛋还没有拿钱过来,他这不怕我撕票?”

程瑗费力睁开眼睛,她全身每一块骨头都在痛,“我跟你们说了,我们早都要离婚了,他根本不在意我,你们绑错人了……”

还没等程瑗说完,一巴掌就落到她脸上。

程瑗嘴角渗透出血迹,苍白的脸蛋迅速红肿起来,显得异常狼狈。

作为程氏集团千金,程瑗三年前和青梅竹马周洵琰结婚,婚后二人相敬如宾,周洵琰性格虽寡言,但自幼相识人品极为可靠,程瑗打心底里是满意这门婚事的。

以为会这样过完一辈子,然而两年不到,程氏集团深陷财务危机,一个庞大的地产王国资金链出现问题,父亲更是心脏病突发进了医院,程瑗只得前往周洵琰公司找他,却不曾想,一推开门就看到周洵琰怀中抱了个四五岁的男孩,而他旁边站着袁月。

程瑗知道,袁月是周洵琰的初恋女友。

“爸爸,这个阿姨是谁?”童稚声打破了现场的平静。

那日之后,程瑗再没有回过二人新房,东奔西跑一个多月,程瑗纵使有天大的本事也无法令程氏起死回生。一月后,程氏易主,父亲去世,周洵琰成了程氏的最大股东。

到这里,程瑗明白了,所有一切都是周洵琰谋划的,包括和她恋爱、结婚……

周洵琰想离婚,程瑗不同意,凭什么?

她就算是一辈子耗死在这,也不想成全那对狗男女,她要袁月永远都是转不了正上不了台面的小三,要他们的孩子永远都是私生子!!

这大半年里,程瑗放弃原来画家工作,开始学习公司管理,誓死要将程氏夺回来,然而就在她今早去学校的路上,她被绑架了。

再一醒来就是在这废弃工厂里,自己更是被喂了药,就算把她身上绳子解开她都无力爬出这工厂。

“你到底是谁?”

头顶传来男子粗嘎的笑声:“我是谁?你记不得我了吗?”锋利的刀刃在程瑗脸上游走,突然,男子将水果刀垂直放立,“你看我的腿,就是被你跟周洵琰害没了的!当初我不过是为了救我妻子的病,才拿着视频找上你们,可是你们呢?活生生把我腿打断了!?”

“啊?你说我要原谅你么?能让你安然无恙回去么?”

程瑗从醒来就保持着现在的姿势,这才注意的到男子空荡荡的裤管。

这时,程瑗不知想起什么,忽然发出低低的笑,而眼角却滑落出水渍。

“你找错人了。”

周洵琰比程瑗大三岁,她刚上大学时,周洵琰已经是学校的风云人物,而周洵琰身边的人是袁月。

那时程瑗只把周洵琰当做邻家哥哥,后来没多久,袁月因去兼职模特被人在宾馆里强迫拍了裸.照,程瑗会知道这回事还是因为她当时画室就在小宾馆旁边,正巧碰见周洵琰抱着袁月出来。

看着男子遍布疤痕的脸,程瑗想起来了,“你是那个宾馆老板?”

“你想起来了?”男子脸上显露出阴恻恻的笑,“又不是我拍的你,我好心把视频给周洵琰就想换点给老婆治病的钱,可你们呢?把我的腿打断,大冬天的,雪都被我的血染红了!你说再拍一次裸照,周洵琰会怎么样呢,我老婆已经没了,大不了就是死命一条。”

男子的手撕开程瑗的衣服,程瑗拼了命往后退,然而受伤的双腿使不上任何力,她嘴里不停道:“那个人是袁月,不是我!不是我啊!你给我滚!”

挣扎间,程瑗膝盖不小心碰上了男子大腿处的腿骨,程瑗心中一凉,再一抬眼就看到男子阴沉恐怖的脸。

“抓错了人?那又怎么样?今天周洵琰老婆浑身赤裸死在这里,你说他是不是脸都丢尽了!哈哈哈哈哈哈!”

话落,一道白光在眼前扫过。

下一瞬,胸腔处传来剧痛……

男人的动作在不断重复,“老婆我把他们都杀了就来陪你,你等等我啊。”

鲜血从程瑗口腔溢出,空气中是浓烈的血腥味,她想起了刚才电话里周洵琰冷淡又不耐烦的话:“程瑗你有事就说。”还没等她开口,电话里又传来一声柔柔的‘浔琰’,滴的一声电话被挂断。

想起周洵琰先前说过的话,“程瑗,我从来就不爱你,离婚吧。”

眼前闪过父亲去世前的脸庞,程瑗无力发声,爸爸,是你来接我了吗?

“阿瑗,浔琰是个好孩子,你们要好好在一起。”

不,爸爸,周洵琰是个坏人,我恨不得生命里从来没出现过这个人,再来一次我一定要他们痛不欲生……

夜色渐黑,所有一切被掩埋在这场越来越大的雪里,再无声息。

“滴,滴,滴,……”

程瑗猛地睁开眼睛,入目是一片雪白,对面是一个小沙发,还没来得及说话,耳边就响起一道刺耳尖锐的女声:“哟,醒了啊,都二十一世纪了,你还给我玩自杀这套啊?”

“我告诉你,你用不着威胁我,周天的饭局你必须得给我去,那都是大佬,你要是陪好了下半辈子资源都不用愁了,你就是死了,我也从太平间把你捞出去!”

蒋红叉腰骂道,见秦瑗不回答又拿大红色的指甲往秦瑗脑袋戳:“我跟你说话呢,不就割个脉嘛,耳朵又没聋,我跟你说话你听见没有?”

程瑗刚醒来,身体非常虚弱,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疯狂涌入她的脑子,一切都还没有理清楚,就感觉一道人影靠近她。

程瑗转过头,一道冷冷的视线看向蒋红:“你别碰我。”

平日里的小绵羊突然发怒,蒋红愣了一瞬,正想皱眉骂程瑗不知好歹时,医生敲了下房门,“秦瑗女士家属来一下。”

秦瑗?

谁是秦瑗?

脑袋又再次痛起来。

“哼,我待会跟你算账。”

看着蒋红离去的背影,程瑗将目光移至绑了厚厚纱布的左手上。

程瑗右手摸了下自己的脸,没有纱布,胸口处也没有伤痕……

一秒,两秒,三秒……

程瑗毫不犹豫拔掉手背上的针,下床的一瞬,她小腿一软差点跌倒在地上,伤口处又渗透出血迹。

卫生间里,程瑗一脸苍白的看着镜中的人,她右手在空中比划,镜子里的人不是她,是秦瑗。

镜中的一张脸,面上憔悴但不难看出底子很好,五官精致,跟程瑗比起是完全不一样的面庞。

“秦瑗,妈妈很爱你,但是妈妈也养了秦璇十多年,妈妈实在舍不得送走她。”

“秦瑗,我警告你,你离我男朋友远一点,不然我就告诉妈妈说你勾引我男朋友!”

“秦瑗,在娱乐圈你说你装个屁的清高,你周天陪陪我们哥几俩,下部戏专门给你打造个大女主剧。”

各色各样的画面出现在程瑗面前,她愣愣的看着镜中的人,嘴唇控制不住颤抖,得出一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她重生了。

重生成女明星秦瑗!

秦瑗十八岁那年就进入娱乐圈,至今四年,从初始的紫微星小演员,落得如今人人鄙视的黑料女王,被人称为是空有颜色的劣质花瓶,演戏靠抠图出圈,上综艺靠跟男嘉宾肢体接触碰撞博热度,就连唯一拿得出手的脸,都被嘲讽说是返厂修复了无数回。

那原来的她呢?

是死了?

程瑗心脏一痛,抓着洗手池边缘稳了好一会,才疾步推门出去。

病房门一打开,程瑗就撞上了蒋红。

“秦瑗你有病啊!”

“我问你现在多少号?”

“一月十八啊。”

一月?

她被绑架是在十二月十八日那天,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一个月了……

                           

原创文章,作者:一只云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8966sz.com/novel/55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