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农女:穿书后娇养了病娇大佬》月桦笙小说最新章节目录,何仲,何珩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团宠农女:穿书后娇养了病娇大佬

小说:种田

作者:月桦笙

简介:何泠穿越了,成了书中的倒霉炮灰女配。在娘家做团宠小妹的原主,被亲姑姑坑害,嫁了个人面兽心的断袖。惨死后,逼得亲爹暴露马甲给她报仇。好在她穿在了说亲前,一切都还来得急。果断揭开绿茶姑的虚伪面纱,成功退亲。面对一贫如洗的村子,她靠着种田系统发家致富。挖水渠,开荒种菜,种果树,让曾经嫌弃他们的人都看傻了眼。光棍哥哥们都娶上了媳妇,她也索性娶了当初捡回来的傻小子。直到某一天,他不傻了,竟还是原著中第一反派大佬。

角色:何仲,何珩

团宠农女:穿书后娇养了病娇大佬

《团宠农女:穿书后娇养了病娇大佬》第1章 追书熬夜猝死,成了苦命女配免费阅读

何泠穿越了,穿进了一本她废寝忘食的追了好几天的书里。

她自己的身体已经死,是熬夜追书猝死。

新的身体,是这本狗血虐文小说中比女主还惨的某女配的身体。

原主原本是团宠设定,虽然出生在一个穷得快要断子绝孙的古代小山村,但她是村里隐藏大佬何仲的独生女,有一堆的光棍堂兄哥们宠着,叔叔婶婶们爱着。

就算是平日里总爱呛她几句的老爹,都只是刀子嘴豆腐心,嘴上不说,心里对她宠爱得很。

“咚咚”

门被敲响,随后响起了父亲何仲的声音。

“泠泠,快出来了,你姑姑回来了。”

听到这声姑姑来了,何泠一个激灵。

姑姑出嫁了十多年,这是头一回回娘家,是来带何泠去外面的世界享福的。

哦不,是奔着她婆家的几亩地,来坑何泠的。

而原主万千宠爱的生活,就从这个姑姑来了而截止。

何泠深吸了一口气,打起精神。

这个姑姑可不好对付,她是何家上一任团宠小妹,大伯何珩与她爹何仲,对这个小妹都十分宠爱与信任。

何泠来到院子里,看到一对穿着蓝布衫的中年夫妻。

那妇人站在大伯何珩与父亲何仲面前,拿着一张花布帕子不停的抹泪,诉说着出嫁多年的酸甜苦辣,以及对哥哥们的思念之情。

并且,还表达了未能给爹娘送终的愧疚之心。

何泠心想,她若真这么想念娘家人,再高的山也爬得回来。

知道剧本的她,看着何青茶的惺惺作态,真是恨不得立刻上前去撕开她虚伪的脸皮。

但何家兄弟并未怀疑她的‘真情流露’,还一直在安慰她。

“茶茶,你别哭了,哥哥们都知道你不容易,爹娘临终前也并没有怪你。”

这个村子在大山深处,进出一趟不容易,光爬山都累死个人。

从这里嫁出去的女娃,一般都不会再回来,所以何珩与何仲并没有觉得她不回来给爹娘送终有什么不妥。

她的丈夫祝如山开口说:“见到兄长们应该高兴才是,你看看你哭得,回头兄长们要担心了。”

何青茶这才抹干了眼泪说道:“是是,我不哭了。咦,泠泠呢?”

何泠听着被点名,这才走出去。

“小姑。”

何泠是第一次见这个姑姑,何青茶也是第一次见何泠。

两个陌生人相见,着实谈不上什么亲厚。偏偏何青茶在一瞬的愣怔后,立刻表现得像失散多年的母女似的,恨不能将何泠搂在怀里疼爱。

“闺女,你都长这么大啦!哎哟,我是姑姑啊,快快给姑姑好好看。”

她的丈夫在一边帮腔,“都是侄女像姑,瞧瞧这孩子,还真跟她姑长得像呢。”

何泠被何青茶拉着,只觉得恶心。

听着她喋喋不休的说着各种好话,又觉得可笑。

她不动声色的推开了她,脑子里琢磨着要怎么应对。

何青茶是为何泠的亲事来的,打算将何泠说给她婆家大哥的儿子祝天琦。

那祝天琦是个秀才,条件不错,他娶不到媳妇是因为他不对劲儿。

他喜欢男娃,拿现在的话说,他就是个Gay,且他家周围的人都知道。

这样的人,将姑娘嫁给他那不是活寡妇嘛。

偏偏何青茶这白眼狼,在得知娘家有个侄女到了适婚年龄后,就将主意打到了她的身上。

就为了她婆婆承诺的,她将这亲事说成了,将来分家就多分两亩地给他们夫妻。

小山村消息闭塞,不知祝天琦的情况。

加之原主何泠看上了人家秀才的身份与不错和长相,就真的嫁了过去。

在这年头,崇尚的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等她嫁过去,知道了真相也晚了。

想到这儿,这边何青茶这边已经絮叨完了,入了正题。

“我婆家这边有个大侄子,长得一表人才,还是个秀才,就想找个也会念书识字的人。”

何青茶一脸笑意看向何仲,“二哥,你打小书就念得好,泠泠应该也和你学过识字吧?”

何仲高兴的点头,“泠泠自幼聪慧,绝不会比那些正经念书的人差。”

何青茶看向她的丈夫祝如山,祝如山满脸喜色。

“那好啊,泠泠与我那大侄儿正般配。”

接着,两人一人一句,将他大侄儿祝天琦好一番夸赞。

何珩何仲兄弟笑得合不拢嘴,心想着,何泠的亲事有她小姑和姑父把关,应该错不了。

何青茶谦虚的说:“都是应该的,谁叫我是泠泠她姑呢。有了好人家,我自当先紧着我亲侄女。”

何泠听得直翻白眼。

好一个有了好人家先紧着你亲侄女,要不是我有剧本在手,还真被你骗了。

何泠行了个万福礼上前。

“小姑,小姑父,既然是秀才,那肯定前途无量吧。”

祝如山立刻道:“当然是前途无量,人家夫子都说了,我们天琦文章做得好,今年秋闱考举人,明年春闱考进士,说不能还能连中三元做状元呢。”

何泠:“……”这一点儿没夸张,祝天琦一年后真的考上了状元。

“呀,那要是考上了状元,不得娶公主为妻啊?”

“这……”何青茶夫妻对视一眼,一时间失了词。

何仲皱起眉来。

另一边的何珩脑瓜子没转那么快,没听出异常,还高兴的说道:“这是好事啊,咱家泠泠要是现在就嫁过去,将来祝家那小哥儿发达了,那泠泠就是糟糠之妻,也没公主啥事了。”

何泠有些无语,心想大伯啊,你想得怎么那么美呢。

何泠担忧的说:“真到了那一天,我不会被下堂吧?”

祝如山急忙说:“放心,不会不会,绝对不会。”

他这包票打得太干脆了,落入何仲耳中,越发觉得这门亲事不太对劲儿。

若是对方的条件正如他们夫妻二人所说,一般是不急着成亲的。

等到金榜题名时,结识京城贵胄,不说公主,娶个高门贵女是肯定的。

而那些早早成亲的人,一般是家里穷,出不起他们求学的费用,娶个家境殷实的女子,好让女子娘家人出银子供他们念书。

像祝天琦这种情况,在大考之前赶着求娶穷人家的女儿,是绝对没有的事。

                           

原创文章,作者:月桦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8966sz.com/novel/1214.html